CHEC Blog

独家专访任向实:东方哲学与人机交互的融合

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时代已经到来,而人机交互在其中的角色“就像空气和水一样”,难以察觉却无所不在。甚至有观点认为,有人的地方就有人机交互。 2017年6月7日,新华网融媒体未来研究院副院长王晨对话日本高知工科大学人机交互研究所(Center for 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主任、世界华人华侨协会(ICACHI)终身名誉会长、国际华人人机交互大会名誉主席任向实教授,深入探讨了人机交互的发展和人机共协的理念,更为我们开启了关于东方思想与人机交互融合的新思考。 图为任向实教授接受智谷专访 人机交互:东方哲学曾长久缺席 谦逊、温和、诚恳,对话的前五分钟还有一些紧张——这是一个典型的东方学者形象。作为在全球人机交互领域颇有盛名的高知工科大学Center for Human-Engaged Computing(CHEC)人机交互研究所领军人物,任向实教授是该学校唯一一位指导研究所的非日本籍教授。任教授在海外研究人机交互领域近30年,在前20年的时间里,他参加过许多人机交互领域的国际会议,而绝大部分参会者来自西方。“20年以前,(在国内)人们甚至连人机交互都没听过。”任教授说。 人机交互,又称为人机互动(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或Human–Machine Interaction,简称HCI或HMI),是一门研究机器、系统与人之间的交互关系的学科,集计算机科学、心理学、社会学、图形设计、工业设计等多学科于一体。1960年,被誉为人工智能鼻祖的Liklider JCR首次提出人机紧密共栖(Human-Computer Close Symbiosis)的概念,被视为人机界面(Human-Computer Interface)的启蒙观点。20世纪80年代初期,技术不断发展,人机界面也得以从理论和实践范畴拓展开来,开始更加强调认知心理学、社会学等人文学科的理论指导和计算机对人的反馈交互作用,于是,“人机交互”一词取代了“人机界面”。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随着智能技术的发展和普及,人机交互的研究重点则又放在了智能化交互、多模态-多媒体交互、虚拟交互以及人机协同交互等方面,突出以人为中心的理念。 任向实教授自1991年起就开始从事人机交互领域的基础和应用研究,是华人在人机交互领域的佼佼者。然而正如他所感慨的,1997年当他第一次在亚特兰大参加人机交互领域的国际大会时,会上只见到三个华人学者。 这不仅仅是华人学者的缺席,也不单单是东方的思想在一个研究方向上的缺席。抛开经济发展水平不谈,长久以来,许多现代科技的发展都被认为架构于重理性、重逻辑的西方哲学基础,而重视内在精神的研修、强调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不提倡过多改变客观环境的东方哲学观则显得太过形而上,不够“实用”。无论是在计算机时代伊始,还是如今的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机器所遵循的基于规则条件及概率统计的运作方式,其实都带着西方哲学“理性主义”的影子,而人机交互这一学科的研究更是鲜少有东方哲学思想的参与。 那时,“我还是感觉特别孤独。”任向实教授说。 重新思考人与机器的关系 图片来源:网络 科技发展至今日,机器的作用,或者说人机交互的实质早已不仅仅是辅助人类完成任务。那么,仅靠算法和庞大的数据、知识储备,能推动机器再往前迈到哪一步?又或者说,一味深耕于机器运行法则的研究,能实现人类与机器更高层次的协同交互吗? “要思考人类本身到底想要什么,以及人与机器的关系。”任向实教授回答。 人类本身到底想要什么?这听起来像一个“我是谁”的哲学问题。然而智能机器的存在,又何尝不是人类对“我是谁”这一问题答案的一种追寻?人机交互,也正是一种人对自己与世界的关系的探究。 现代科技的进步为人类带来许多便利,将人类从繁琐的劳动中解放出来,提高了功效和产能,机器在许多任务的执行能力上甚至超越了人类。机器对人的影响越来越大,未来当机器越来越智能的时候,人与机器也将从过去的“隶属”关系转为“共生”关系。然而,这是人类所期待的吗?任向实教授表达了他的担忧:“技术革新往往伴随人类能力的衰退。例如长期使用电子地址簿会使我们的记忆力显著减退,长期使用电子设备则会妨碍我们的集中力。”比如,一项来自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的研究显示,人类的平均注意力已经从12秒下降到了8秒,比金鱼还短1秒。而这还仅仅是从2000年至2013年间发生的转变。随着智能设备的不断发展,人们的注意力还会越来越分散。人类自身能力的下降,也将严重限制人与机器间更深层次的交互。 重新思考人与机器的关系是一个重要议题。采访中任向实教授说,“一些工程师说,未来机器会取代人,我认为它是一个‘machine approach’,我提出一个观点是‘human approach’,就是要从人自身的角度出发,思考我们人类愿意成为机器奴隶吗?我们人类到底想要什么?如果我们希望人总是占主导地位,那么人应该怎么样和计算机进行高层次的交互?”这些问题直指技术的核心意义。任教授表示:“使用技术的时候,要尽量减少它的负面影响,增强人天生的能力。”换言之,就是技术应该为提升人类智慧和能力而存在。 2013年,任向实教授提出人机共协概念,他将其解释为人的能力和技术能力的有机协同发展,“Human-engaged Computing”(HEC)理论,由三部分组成:人类参与、计算机参与和人机有机协同交互。在其论文”Rethink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umans...

世界华人人机交互大会简报

第五届世界华人人机交互大会于2017年6月 在广州圆满成功 吉林大学 王晨 2017年6月7~9日,第五届世界华人人机交互大会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如期举行。作为华人人机交互领域最大的专业性会议,也是由于首次在国内举办,本届大会吸引了海内外近百名专家学者的参与,参会总人数近300人,分别来自国内外43所大学、公司或组织,方向涉及人机交互、计算机图形学、VR/AR, 工业设计、媒体艺术、认知心理学等。 本届会议由世界华人华侨人机交互协会(International Chinese Association of Computer Human Interaction,简称“ICACHI”,网站:www.icachi.org)与广东工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主办,另由UXPA中国协办,同时大会还得到了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信息与交互设计专业委员会、华为公司、ACM SIGCHI、中加国际电影节、中国计算机学会、Google公司、清华大学出版社、新华网融媒体未来研究院、视觉同盟、Autodesk公司、津发科技公司的赞助支持。本届会议荣誉主席为中国科学院戴国忠,广东工业大学王成勇、Google翟树民、高知工科大学任向实、台湾大学洪一平;会议主席为清华大学徐迎庆,拉筹伯大学杜本麟;承办主席为广东工业大学王成勇、方海、黄学茭、胡飞、冯开平;技术主席为广东工业大学纪毅、香港科技大学麻晓娟;程序协同主席为清华大学米海鹏、台湾政治大学余能豪。 上午九时许,主办方与大会主席进行开幕致辞,广东省科学技术协会冯日光专职副主席,广东工业大学王成勇副校长,ICACHI李维会长等分别致辞。李维会长在致辞中强调了ICACHI的三个目标:加强国内外人机交互学术界交流;促进院校和企业合作;帮助广大从业者和学生成长。之后的大会主旨报告环节,来自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童欣研究员介绍了人机交互研究在计算机领域中的重要地位;来自日本高知工科大学同时作为大会名誉主席的任向实教授分享了关于人机交互发展趋势的看法并发表了预测下一代人机交互浪潮的Human-Engaged Computing(人机共协计算)思想;广东工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胡飞教授也结合自身领域经验,讲述了交互设计发展的未来愿景。 本次会议除论文发表及海报环节外,平行设立创新创业论坛、智能交通与物联网论坛、交互艺术与科技论坛、虚拟现实及增强现实论坛、未来终端人机交互论坛五个分会场,15位来自不同领域、不同地区的演讲嘉宾发表了各自的工作重点,同时分享了对于当前一些热门研究话题的看法及相应的交互设计方法论,并着重探讨了人机交互未来的发展方向。此外,为了更好地促进参会者对于人机交互所涉及的专业和热点知识的了解,此次大会推出了工作坊形式,邀请高水平的主讲人为观众讲授人机交互研究中的基本技能、产品和服务经验、设计方法等热点话题。 与会其间,来自国内外高校的专家学者对于国内人机交互学科建设及人才培养的相关工作进行了充分讨论,部分海外专家也结合自身背景,分享了一些国外值得借鉴的经验与模式,同时肯定了国内人机交互学科在未来的发展潜力;而近年来随着国内工业界逐步意识到人机交互与用户体验对于产品、服务提升的重要意义,许多公司纷纷开设了针对人机交互的专职岗位,甚至以研究院的形式进行人机交互研究。会上,来自工业界的代表表现出了对于人机交互研究应用于产品的重视与对相关专业学生的需求,并表示非常愿意与学术界进一步加强了解与沟通,为加快产学研的融合与精细化发展提供平台与支持。 人机交互一直以来作为连接用户与技术和服务的交叉性学科,是计算机领域最重要的分支之一,而领域内最专业的ACM CHI特别兴趣小组也为ACM下属第二大学术团体。ICACHI 作为第一个由华人华侨创立的国际性人机交互专业组织,于2012年5月10日在美国Austin(ACM CHI 2012国际会议期间)成立。ICACHI通过构建华人华侨学术交流平台,增强会员间的合作与学术水平,旨在提升人机交互学科发展并实践社会责任。Chinese CHI自创办以来分别于2013年4月法国巴黎、2014年4月加拿大多伦多、2015年4月韩国首尔和2016年5月美国加州圣何塞成功举办四届。 目前ICACHI会员分布世界各地,其中大部分创始成员与会员为海内外华人华侨,会员的许多研究成果也在世界人机交互领域内拥有重要影响力。比较于国外人机交互发展,国内的学科发展尚为薄弱,而积极分享海外的视野与先进经验,加强国内外的合作与资源共享,助力国内人机交互研究与发展,也是ICACHI义不容辞的责任。 本届世界华人人机交互大会于2017年6月9日晚成功闭幕。闭幕式上,日本庆应义塾大学传媒设计研究生院院长稻萌正彦首先带来了有关创意设计的主旨演讲,其后举行了颁奖仪式,由大会名誉主席任向实,大会主席徐迎庆、杜本麟,技术主席纪毅、麻晓娟,程序协同主席米海鹏等颁发了最佳论文奖、最佳海报论文奖以及一系列视频竞赛奖项。最后,由下届大会主席清华大学付志勇教授、和中加国际电影节主席宋淼教授(加拿大Concordia大学)一起宣布第六届Chinese CHI将于2018年4月21~22日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与ACM CHI 2018同一地点)举行。 刚好会议结束后的6月12日,李克强总理在接见华人华侨代表时特别强调要创造更优环境吸引外资外智。本次参会人员和组委会充分肯定了本次会议的交流成果与平台价值,相信本次Chinese CHI的成功举行必将对国内人机交互事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也相信在未来,Chinese CHI会成为海内外华人人机交互研究乃至计算机领域最重要的学术与思想交流平台之一。大家期待明年蒙特利尔再相会!

收获努力,CHEC有了好消息!

在过去两个月的时间内,人机交互计算机研究所(CHEC)的成员取得了一些成就。以上成果按日期排列如下: Kavous Salehzadeh Niksirat(CHEC博士)在美国丹佛举办的计算机系统人因会议(CHI 2017)上发表论文,并获得由NEC C&C基金会提供的差旅资助20万日元。 2017年5月6日至11日,在美国丹佛举办的“国际计算机学会人机交互年会(ACM CHI)”上,Joci Jokinen(合作研究者,芬兰阿尔托大学),Sayan Sarcar(CHEC),Antti Oulasvirta教授(合作研究者,芬兰阿尔托大学),Chaklam Silpasuwanchai(CHEC成员),王振鑫(CHEC)和任向实教授(CHEC)发表的论文获得了获得最佳论文奖。论文题目是“Modelling Learning of New Keyboard Layouts”。 2017年5月29日至31日,在中国香港举办的“第三届IEEE国际智能计算大会(SMARTCOMP)”上,Nem Khan Dim(CHEC前博士生),Kibum Kim(CHEC前博士后)和任向实教授(CHEC)发表的论文获得最佳社区论文奖。论文题目是“An Exploratory Study of Marking Menu Selection by Visually Impaired Participants”。 李洋将于2017年10月起,将在日本政府奖学金(教育,文化,体育,科技部:日本文部科学省奖学金)支持下,攻读为期三年的博士学位。李洋的研究兴趣是智能手机的交互设计。 2017年6月7日至9日,在中国广州举办的“第五届中国人机交互国际研讨会(Chinese CHI)”上,刘静欣(CHEC访问本科生),Sayan Sarcar(CHEC),Chaklam Silpasuwanchai(CHEC),王振鑫(CHEC)和任向实教授(CHEC)发表的论文获得最佳海报奖。 论文的题目是“Exploring the Design Space...

高知留学有感

高知留学有感 王晨         回归平静有许多种方式,但如果让我说的话,可能马上会想到的就是人在高知海岸线上发呆时的场景。作为四国岛上面积最大的一个县,高知县的一半边界都面朝着一望无际的太平洋。无论是在桂滨、香南、夜须还是车随便停下的哪里,当海浪与鞋踩在鹅卵石上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时,焦躁感也就慢慢变淡了,至于为什么,也许是心中那无法逃避的遗憾与沉浸所交织的复杂情感,进而带来的虚无状态,而在不知不觉中却已走出那么远。高知的海岸线是孤独的,这里不会出现成群的游人和被抛弃的垃圾,只有反复不断的潮汐和拍岸过后的泡沫。而如果你是在清晨去海边,那么还会看见结队出海的渔民,和海平面上冉冉上升的太阳,偶尔划过两只海鸥,此情此景之中,我想很多人都会明白那句日本俗语所描述的感觉 —— 一期一会。         但显然和东京等大都市相比,高知的城市化实在是不值一提。这里没有那么多展望台,没有那么纷乱繁华的商店街,更没有摩肩接踵的路人。但也就是这里,是村上春树笔下隐匿极深的世外桃源,是日本名士坂本龙马的故乡,也是八月里舞遍全国的夜来祭的发源地,而如果你细细品味,空气里可能还有老奶奶榨柚子时所散发的清香。         坐落于高知县香美市的高知工科大学,是一所年轻并在成长中的大学。而我们学习的地方,则是大学的人机交互实验室(Center for Human-Engaged Computing)。实验室在2000年成立,如果算到今年,差不多也该举行它的成人礼了。可想而知,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它的创立者——任(向实)老师需要花费怎样的时间和精力才能使一个实验室从无到有,进而成长为国际水平。当然,实验室每年也都在进行着毕业与入学的更迭。而作为已经离开的一员,尽管一年的时光并不算长,但我依旧感激能够遇到这群因缘际会走到一起的人们。         实验室的成员来自于多个国家,尽管大家有着各异的文化与背景,但却并不存在沟通上的隔阂。实验室的每个人都拥有着不同的技能树,充满激情而又富有才华。就像是本该凑在一起的拼图,合作推进着实验室的前进。但在技能之余,感染我更多的则是大家在追求学术理想时的坚持与对未来的勇气和信心。研究室里,在年龄上我应该算是小字辈,但正因如此,才更能够感受到生活在博士与博后周围所带来的点点滴滴的成长,体会和学习他们的稳重和对于科研、问题的处理方式。         而在这里,彼此的日常沟通也是非常活泼的,经常会在各自的名字后面加个ちゃん,或是在打招呼时玩笑式的互道一声Professor;但一旦恢复到研究状态,就马上变回严肃脸,而讨论的结果往往伴随着其中一方哑口无言结束。         当然,成果就这样在每天的讨论与修改之中积累。能够与大家一起工作并找到自己位置的感觉是快乐而充实的,以至我总会想起UIST截稿当晚的通宵达旦,想起大家CHI前互改论文的专注负责与相互鼓励,而我也有幸看到了整个过程的开花与结果。在今年的人机交互顶级会议ACM CHI上,实验室也会发表这六篇文章。当看到大家真正站在发表台上,而台下的听众不停拍照记录的场景时,这种感觉对于我来说也是复杂的:一方面没有努力去做到最好,必须认识到能力上的差距;但另一方面,作为团队成员,我曾为大家贡献出自己的能力,我的一部分工作能够展现在一个更大的舞台上,和大家的梦想融为一体,此刻也是幸福的。    ...

徒步行记—物步川寻海之旅

徒步行记—物步川寻海之旅 王雪莹   2017年4月9日,连续下了3、4天雨,今天天公作美、微风和煦。 来高知的第一个周末,实验室组织徒步行,从学校出发沿着物步川一路走到海边。查了地图,很难想象我是不是真的可以走回来,就这样怀着忐忑开始了一天的征程。 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大城市的喧嚣与忙碌、没有空气污染,或许很多人会觉得离开了都市的繁华,生活会不会很乏味?乡间小路会不会了无生趣?会不会四下荒无人烟,只剩下孤零零的公路悠长落寞的躺在那里?上图啦~满眼都是满足,这样的景色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厌的。河坝上三三两两的车,总是会勾起脑海里的动漫场景,远方的云似乎就飘荡在触手可及之处,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看过这么干净的颜色了,每一眼都变得贪婪。 一群人的旅途说说笑笑、走走停停。我们谈天说地,分享彼此的趣事。期间,Jimmy问大家:“你认为你最好的品格是什么?或者说让你引以为傲的品格是什么?”当然每个人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工作努力(Kavous);知道自己要什么(王振鑫);独立(韩增易、齐芳);批判思考(张弛);适应性强(宋冬蕾);乐于接受改变(徐齐宏);细心(王雪莹);有耐心(蓝春苑);积极(于涛);热情(刘静欣);诚实(孙重亮)。 每个特异化的个体之于自然、宇宙,都是再渺小不过的尘埃,但这些能让我们引以为傲的品格,却如同萤火虫的萤火,让我们闪闪发光。总要在晦暗中寻找光明,在荒芜中寻找希望,在广袤世界、熙熙攘攘中独辟一方天地,在内心空洞、贫瘠无物时发现这些细小却又苍劲有力的品格。相互讨论也是互相学习,之后的我们才会“积跬步,以至千里”。 中午时分,借着来到海边的缘由,这一餐也变得独具特色。我们来到了是在一家位于海边的鳗鱼养殖场直属的餐馆,这里有最新鲜最地道的鳗鱼。 食间,Jimmy又问大家:“如果生命只剩一周,且没有自救的方法,同时你也无法离开这座岛,你会怎样度过剩下的日子?”答案千奇百怪,但却朴实、真实。有一刻的动容,是让你感到当沉浸在这样的环境中,并且放下了一切内心的羁绊,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的内心,感受到我真切的自由,不受支配、不被生活左右的自由。 路边偶遇的可爱小女孩Yumi,羞涩又热心。一家人一起出来野餐、赏樱花。Yumi带着小狗和同伴在草地上追逐、打闹,时不时牵着小狗过来让我们逗着玩。尽管小狗表现出极不情愿的样子,她还是很执着的拖着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它,当大家表示出想跟她合照时,她害羞的跑开了。Yumi的伙伴会说简单的中文,临走的时候跟我们说“再见”。 到了海边,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看到了入海口——物部川与太平洋汇合的地方。河海交汇处,有一条明显的色差带,海浪与河流一来一往的驳斥着彼此,浪花四起。岸边的沙质并不细腻,但胜在干净,大大小小的石子错落平铺在沙砾之上,潮湿的海风不停的吹打着周遭的一切,但神奇的是并没有海水的腥味。海的那边,美国的领土上,BNUX的5位同学,我们隔着一片汪洋、一场昼夜交替,互发信息,这么远似乎又那么近。 回去的路上,遇到在田边小路缓慢开车遛狗的大叔,金毛果然很聪明,大叔停下车,它在下面跟我们打招呼,这是一只毛色很好的小美女,看得出它很享受每天在田间散步的生活,很显然主人对它也格外宠爱。或许这才是生活吧,不紧不慢,洋洋洒洒的过着每一分每一秒,在乎即重要,我可以拥有全世界,而你的世界就是我,我愿意放慢脚步陪你在田间漫步。特别温馨的一幕。 在路边会看到这样的小房子,里面都是各种新鲜的蔬菜、水果,据说都是刚刚采摘下来的。看到合心意的,只需要根据相应的价钱把钱放在指定的容器中就可以了,不得不说,这里的菜都带着淡淡的清甜,有食物最本质的味道。 徒步行的这一天,似乎有太多的感触,也有太多的突破。第一次在一天内走了28.5公里,4万多步;第一次全身心融入自然,体会不一样的文化生活;第一次在一天中体会这么多温柔的感动。当你真正沉浸其中,会忽略一切扰你心智的事情,临行前的忐忑、疑虑是否能坚持走回来,早在路途中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或许,过程比结果更重要的意义就是如此吧,醉于过程,又岂会辜负了结果。